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功夫熊猫4》,关于IP构建的新可能

时间:03-2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23

《功夫熊猫4》,关于IP构建的新可能

审慎取用东方传统文化,而又将视角对齐正在密切涌现的在地文化,《功夫熊猫4》或许已是在东亚社会快速发展的当下,好莱坞制作团队所能抵达的最为微妙的平衡。作者:条形码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编辑:蓝二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版式:王威在《周处除三害》以剑走偏锋的情节和荒诞偏执的人物塑造率先成为3月档的一匹黑马后,《功夫熊猫4》的上映,将观众从暴力美学的丛林里拉出,时隔八年之后,再次回到熊猫阿宝的和平谷。相比于该系列的前三部,第四部更像是一种对于过往的自反和前路的启程,这无疑让我们产生好奇:新的故事,究竟会迸发出怎样的新火花?同时,相比于国产动画电影,以及这两年引起广泛热议、具备东亚故事底色的《青春变形记》,《功夫熊猫4》的“东方武侠”内核,又是如何呈现的?截至目前,《功夫熊猫4》在内地票房即将突破2亿,这一IP在内地市场的影响力犹在,对于一个已经诞生近16年的IP而言,如何焕发出新的生机,如何提升受众的粘度,亦成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。但总而言之,《功夫熊猫4》并不是以东方武侠为噱头的玩票之作,而是切实地与时俱进,将视角对齐中国当下正在密切涌现的在地文化。新故事,新角色,新可能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相比于同系列其他三部电影,某种意义上,《功夫熊猫4》算是揭开了新的篇章。在前三部电影中占据绝对分量的盖世五侠,在第四部里则“神龙见首不见尾”。阿宝遇见了新队友——一只名为小真的灰毛狐狸,以及新敌人——会幻术的魅影妖后。如果说前三部电影里,探讨了爱、勇气、成长、合作,那么这一部更多的则是在刻画“选择”与“恐惧”。“选择”这一关键词其实从始至终贯穿了整个故事,它在阿宝和小真身上辗转腾挪,从而激发出他们的真正潜能,让他们获得了某种新生。这种新生,既是阿宝由前三部里“下位者”转变为收徒传功的“上位者”这一表层的“成功”,亦是小真在明与暗中交替徘徊,最终弃暗投明的“醒悟”,还是阿宝由“神龙大侠”跃升至“灵魂宗师”的“进阶”。第一层“成功”,是阿宝主观能动的行为,也是阿宝经由前三部电影积累而成的成长。比起第一部的“临危受命”,这一部里,阿宝成为了主动施予的人。在经由和小真并肩作战的冒险经历后,阿宝选择将核桃交给小真,便是暗中选定了她继任下一任“神龙大侠”。第二层“醒悟”,则是小真需要做出的选择。相比于阿宝,小真在《功夫熊猫4》里拥有更为完整的故事线,同时,也有着比当年的阿宝更为顽劣和复杂的过去。从前期的坑蒙拐骗,到中间在刺柏城的黯然失意,再到最后的回归,小真在不停的选择中,艰难穿行到了终点,她的醒悟,也成为“选择”这一主题最为饱满的注解。而第三层“进阶”,直接指向了《功夫熊猫4》的第二个主题:恐惧。简单来说,阿宝正是通过选择直面恐惧,从而最终开启了自己生命的新阶段。“恐惧”对于人类而言,并不是陌生的事物,它几乎每一天都会准点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。而在《功夫熊猫4》里,阿宝的“恐惧”更为具体:曾经的对手和一个更“强大”的自己。正如魅影妖后那句“我就是你所有的对手”所说,她吸食了阿宝之前的对手的能量,替代他们成为了阿宝遇到的最为强劲的对手,同时,她还能够幻化成邪恶版的阿宝。这些情节指向的是已知和未知糅杂在一起的恐惧,更是阿宝直面另一个自己的恐惧,这种恐惧更加彻骨,因为人往往恐惧的正是自己,我们恐惧自己身上的劣根性,恐惧自己身上存在的另一种可能性,归根结底,我们恐惧正视自我。而当阿宝完成了“选择”这一课题后,“恐惧”也就自然而然迎刃而解。当一个人能够坚持自己的选择,当一个人敢于正视自我,他的灵魂一定经过了千锤百炼,于是,阿宝从“神龙大侠”顺利进阶为“灵魂宗师”。除了出现新角色之外,在“新伙伴+新冒险”这样并不新鲜的主流故事模板下,《功夫熊猫4》里或多或少还传递出了其他新鲜感。小真和魅影妖后之间的关系无疑承载了新鲜感的构建,她们之间的对话与相处模式,比起阿宝与鹅爹,更加贴近东亚亲缘状态。主创们在小真与魅影妖后的互动中添加了不少耐人寻味的小细节,而其中最为让人印象深刻的,便是魅影妖后纠正小真的体态——“把背挺直”。这样生动微妙的细节处理,也让东亚观众更能共情,更能与角色产生奇妙的“共生感”。另一方面,两个角色之间的情感浓度也更为符合当下年轻受众的取向,小真天不怕地不怕,但她渴望关怀,妖后身着华袍却充满自卑,小真和魅影妖后都借助对方填补了自己内心的缺憾,从而生出短暂的温情。而这也是《功夫熊猫》系列能够长盛不衰的一大关键,它不仅仅是在讲述一个人,或是一群人升级打怪的故事,更是在娓娓道来最为真善美的东西。老牌IP如何找到自己的新活力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新的故事带来了新的可能,但在掺杂东亚叙事、包裹东方传统文化已逐渐成为潮流的当下,“功夫熊猫”又该如何推陈出新,焕发出新的活力呢?在思考这一问题时,也许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来分析阐述。其一,东亚社会议题嵌套进动画电影的辩证实验性。以《青春变形记》和《雄狮少年》为例,前者聚焦于青春期少女的成长烦恼,将月经初潮等敏感议题用更为直观的视觉转变(少女美美变成红熊猫)来呈现,同时以细腻的基调探讨了三代人之间难以简单言说的亲缘关系,并着重刻画美美与母亲由误解怨怼走向暂时“和解”,落点温馨却有力。《青春变形记》并未回避真正能够凸显东亚家庭特殊性的亲情叙事:父母带有强烈控制欲的爱和孩子表面顺从实则反复内耗的孝顺。在趣味性和复杂性交织的情节之外,《青春变形记》藏于深处的表达则是:家庭并不仅仅是庇护所,它同时也是一张无形却温柔的网。而《雄狮少年》虽然主角同样是青少年,但其论述的议题则更加落地和现实,它碰触了城市发展、现代化进程中无法被忽视,却常常被忽略的“留守儿童”群体,背后暗含的焦灼现状令人深思。与这两部电影相比,《功夫熊猫4》自然没有触及如此沉重的社会议题,它更多是以一种“取长补短”的姿态,来提炼出东亚社会中最为含蓄却又无处不在的表达——亲缘关系,并将其融入自身的故事之中,但又不过分喧宾夺主。这样的策略无疑是巧妙和具备人文关怀的,主创们没有放弃“功夫熊猫”本身的故事基底和内容调性,事实上,阿宝的故事本就无需多么深奥晦涩,更无需完全贴近真正的东亚社会议题,但我们不得不承认,小真与妖后之间的人物关系设计,是与时俱进的社会观察,也是更具落地性的探索。其二,对于东方传统文化精髓的巧妙取用。相比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长安三万里》等国产动画电影,《功夫熊猫4》对于东方传统文化的取用是更为克制的。具体来说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以古典神话为依托,以反叛父权和消解传统亲子关系为框架,其中的人物设定、情节走向等,都更为贴近东方文化底蕴。而《长安三万里》的内核则更为传统,它以李白和高适的友情为主线,以人们熟知的李白等诗人的人生轨迹为辅,徐徐展开一幅唐朝画卷。它的价值观并不激进,与其说是对于历史的解构,不如说是对于诗学的致敬。综观“功夫熊猫”系列电影,不难看出其对于东方文化的审慎态度,即便到了系列第四部,亦是十分克制。《功夫熊猫4》并不是全然取用,也不是以东方传统文化为卖点噱头,而是刨除了“迷人眼”的“乱花”表象,精准巧妙地取用了东方传统文化的精髓。其一,是对东方武侠的致敬,电影中屡次出现太极拳、醉拳等传统武术招式,魅影妖后更是拥有堪比“孙悟空七十二变”的幻术能力;其二,电影中出现了大量诸如馄饨、豆沙包等中式传统美食,不仅用美食构筑阿宝的“吃货”本性,更是与观众的同频联结;其三,《功夫熊猫4》里对于中式哲学去粗取精的提取,也让人印象深刻,魅影妖后幻化出阿宝过往的敌人形象,这一情节的设计就充满哲学思辨意味,即人该如何面对过往的胜利,如何反省自身?《功夫熊猫4》在票房上的稳健,是这一IP生命力的直观映现,亦是在东亚社会快速发展飞跃的当下,好莱坞制作团队所能抵达的最为微妙的平衡。THE END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