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后劲十足,很久没看到如此好哭的同性故事了

时间:03-25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32

后劲十足,很久没看到如此好哭的同性故事了

初次看完《都是陌生人》,总会想起谢列布连尼科夫的《彼得罗夫的流感》,后者的嵌套叙事、迷乱氛围,以及意识流的表达手法,以一种降维简化的方式,附身到了前者中。所以,在观看安德鲁·海格的这部新片时,首先打动我的并非故事,而是缥缈迷离的影像氛围。《都是陌生人》安德鲁·斯科特饰演的男主角亚当,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乘坐火车,来到儿时的老屋,探望比自己年岁还小的父母,分享这些年的生活经历,以及出柜后的心路历程。亚当和父母的相会虚实与否,我们很难分得清。原因在于,影片始终不曾透露亚当真实的精神状况,以及电影是否涉及到奇幻元素,我们宛如走进一栋毫无路标的大楼,一边感到困惑,一边又为安德鲁·海格营造的独特气息所吸引。除此之外,电影的另一条故事线将这种神秘感变得更为浓厚。影片的另一位男主角——保罗·梅斯卡尔饰演的哈利,和亚当同住一栋大楼,两者因为孤独感相互吸引,并迅速发展成恋人。吊诡的是,随着亚当和哈利恋爱线的推进,我们竟然得知,亚当的父母早在其12岁时便因车祸双双离世,但这丝毫不妨碍他随后一次又一次地探望父母。导演安德鲁·海格用电梯间的“德罗斯特效应”,让哈利的身影成倍出现,同样也以复古的“叠化”转场,让亚当在窗台、火车和故乡的影像中反复出现,似乎电影的所有场景,不过是亚当脑海里的一场幻境罢了。这一判断,到了影片高潮部分得到了更明确的佐证。亚当突然出现在几个错乱的场景中,包括聒噪的酒吧、儿时的圣诞节、哈利的枕头边,这几个无法共存的时空将亚当的神经不断挤压,迫使他直面内心深处最难以诉说的痛楚:父母离世后留下的长期创伤。即便是给予亚当短暂爱情的哈利,也早在初次相遇后抱憾而死。可以说,《都是陌生人》表面上是一部类似《穆赫兰道》《第六感》的悬疑片,用叙事诡计,隐藏角色的生死底牌,且在后续剧情里给人恍然大悟的观感。可实际上,悬疑不过是一 种创造特殊情境的手段,让生者和亡者得以促膝交谈,生死不再是一道屏障,鬼魅也没有沦为烂俗的噱头。本片的真诚在于,不管是同性元素,还是悬疑类型,或是奇幻设定,都共同为角色的情感纽带服务,如此熨帖,几乎不着痕迹。亚当对母亲袒露自己的性取向时,虽有愠怒,但终归得以倾诉;亚当和父亲坦言当年遭遇校园霸凌时,失声痛哭,但好在父子相知;同样地,父母也因为亚当已长大成人,曾经难以开口的真情,也终于得以表露。《都是陌生人》将“人鬼情未了”的老套故事,演绎出了另一番况味,个体的孤独感成为一种穿越生死的力量。只不过,这种力量让哈利对人世情感彻底绝望后,选择了死亡,而让亚当在痛苦的边缘寻找重生的希望。他们如此背道而驰,走向了生死的两极,却又兜兜转转,在舔舐伤口的途中回眸对视,于是抱团取暖,于是化作星辰。这一意犹未尽的现代都市人情感侧写,才是这部电影最迷人之处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